妖孽

邪:如果有一天,我丢了,不要寻找我,那样我会担心你……
瓶:丢了你,我是谁

我愿用尽世间一切方式,只为与你重逢。纵使前方是深渊黄泉、纵使你不会许我未来,我依然想再看一看你的脸,哪怕来生。

一别数年,是否一切安好!
平静安宁的时光静静翻阅着日子,按部就班的生活以及偶尔的任性填满了离开你们的每一天。 时常会望向窗外,望着那并不蓝的天空和那并不白的云朵,一杯咖啡暖着掌心,暖着渐凉渐短的秋意。 直到袅袅香气淡去,直到手心惊觉凉意,才发现,又陷在那段回忆中好久好久。曾经似梦,现在亦是梦。
那一年,也是这样秋末冬初,将冷未冷之时。
你说:“我需要你的帮助,帮助我寻找一个人。”我看着一身黑色冲锋衣的你,不解这世间竟有如此惜字如金的人,更不解,我为何答应了你。
那段路程很艰险很离奇,我的世界观被颠覆,却也在习惯。 随着越来越多的画面展现在我面前,我的身体开始不支,吸收蛇毒液后需要苏醒的时间越来越长,开始间歇性晕厥和流血。
看着你在寻找他和我的身体之间为难时,心里竟莫名的安宁,我笑了,真希望有一天你也像我一样的笑。
深山无夏日,大雪经年不停,无风的日子便是晴季。山洞中火光灼灼,身边呼啸的山风似是迎接我们的侍卫。慢慢睁开眼,渐渐习惯着周围,看着你们用期待又关切的目光望着我时,突然好想流泪。
“我们到了,这儿,他就在这儿。”
没有欢呼,没有拥抱,所有人的喜悦都深埋在心底。胖子嘟囔着什么,望着洞外,或许是不想让别人看见他的泪水吧。你那如释重负又安心的表情是笑吗?我转过脸,望着石壁上晃动的人影,疲惫的复又躺下,就让我再奢侈地享受这片刻的幸福吧,就让我的泪流在最卑微的角落吧。
墓穴中,弟兄们一个一个走散了,胖子回头问我:“没错吗?”我伏在他的肩上无力的“嗯”了一声。再往前便是主墓室,我眨着眼睛看着受伤的你,多希望一直这么看着,可又不得不去做。我闭上眼睛喃喃地说:“对不起…”,“对不起什么啊,你负责指导革命方向,实战由我们负责,再说……”在进入主墓室的一瞬间,胖子挣扎了两下便倒下了,倒下前还不忘用手护住我,不至于我摔得太惨。我用尽力气站起来,看了看倒在身后的弟兄们,还有同样用黑金古刀强撑着半跪的你。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,这烟气不会困住你太久。我扶着墓壁向祭坛走去,我能感觉到身后不解的目光,能感觉到来自你喉咙深处愤怒的咆哮,可我怎能停下。
祭坛近在咫尺。踏上第一步台阶,墓壁两侧的墓灯次第燃起,照亮了整个墓室,熊熊的火焰摇曳着你的身影,你的眼神由愤怒变成不解,深锁的眉头下一秒就会懂得答案。我苦笑着收回我的目光。第二步,嵌在祭坛上方墓顶的八颗夜明珠分别掉落在祭坛八个方向,掉落的地方是分布在八方的石狼张开的嘴里,随后石狼的眼睛亮起,祭坛开始转动、升起。最后一步,耗尽了我所有的坚持,倒在祭坛上的那一刻,那模糊的石刻、历经岁月的冰冷刺穿我的皮肤。这一刻,我开始恐惧了,这一别,便此生不复相见,这一眼,希望历经千年依然清晰着你的模样。那些图腾似乎在念着咒语,让我安睡,昭示着我的使命终将开幕。
“你们来接他回家?嗯……也好。不过,世间万物轮回复始,有生有死,有去就得有回。他的命是我们救回来的,所以,你们也得拿一条命来换他的命!”画面中是一个赤发红衣的男子,玩世不恭地讲着等价交换。“但,不是随便一个人都可以来换,我…要……你!”红衣男子蹲下歪着头邪魅的笑着,“对,就是你。能够利用蛇毒读取信息的人。”红衣男子的脸渐渐靠近,“交换的方法就是进入主墓室之后你一个人走上祭坛作为活祭。”红衣男子起身向洞外走去,而后有侧转过头,妖冶的笑道:“只你一个人哦,我自会拖延其他人。如果祭祀失败,你的同伴,都会为你陪葬的!”他的红衣随风舞起,猎猎作响,铺天盖地,占据了整个世界。
睁开眼,依旧是满世界的红。红的帐房红的床,红的桌惟红的烛。只是这红比幻境里暖了许多。一片阴影覆过,一股温热的液体滑进嘴里。“醒了?!”那片阴影离开我看到了声音的来源,是幻境中那个红衣男子。我挣扎着坐起,“你,答应过我的事……”“放心,他们已安全离开了。”他玩味地看着我的表情接着说道,“带着吴邪。”
我的心,从紧张到安心,到失落,到彻底的放弃。我低下头自言自语地说: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”红衣男子嗤笑了一声,“你还真是个蠢人,他们用你做交换,你还惦记着他们是否平安,你真的认为他没有能力救你吗?”我愣了愣,笑着淡然地看向他,“一定有让他们安心离开的理由。”“哦?你可知道,如果没有同样的体质的人来交换你,你要用一生的光阴留在这里。与世隔绝。”一生……我看向用红色幔布遮盖的洞顶,那是不是他和他,便可以一生在一起了…………
(源自一个冗长的梦,不想让瓶邪的记忆消散在时间里,所以一点一滴都想记录。不足之处还请大家包涵。)

该离去的终将会逝去,该到来的一样不会迟到。我在洗尽铅华的人世中赴你千年之约……

原来今天是白色情人节😔有一个不浪漫的男盆友什么都不是节日,诶,独自叹息吧

竹影扫阶尘不动,月穿潭底水无痕。
十年守护,不曾改变
(图见水印)

每一段碎心的情都是错,错在相识,碎在生离。
若无龙脊背,是否还我天真无邪;
若无麒麟竭,是否便无长白之殇;
若无青铜门,是否我的思念不会如此深及骨、入及髓、疼及呼吸、痛及心脏;
若无张起灵,谁又是吴家小三爷!
即使错,也甘之如饴;即使碎,也不愿背弃……你可否听到?

(图片见水印)

得不到,是因为你不求;你求了却仍得不到,那是妄求。
多希望这不是一个梦,睁开眼的瞬间你在我身边。
(图来源见水印)